路要走,生活还得继续。

Hardworking Now

四月

二零一七年的四月,和往年所有的四月都不同,这个四月是我大学两年最充实的一个月。

1.团队

还是刚开学的时候,满满老师说我们专业有个竞赛,让我们班上出一个队参加,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还是有想法的,开学的第二周开始我就开始慢慢的过基础,但是从第三周开始事情就逐渐越来越多起来,内心的斗志也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磨平,初选前夕,我被莫名的拉近了一个讨论组,还没等我开始joker开口说让我也参加比赛,讨论组里的joker和knight是我大学为数不多无话不谈的人,即使是这样,我也对参加比赛这件事情犹豫不决,J.和K.从开学一直开始准备,我的加入可能会使结果变坏,在和joker的私聊中,他对我的想法完全不认同,让我不要有心理压力,我的内心被这种朋友所给的安全感抚平,当日下午,我们就接到了第二天院里就举行预选赛,这猝不及防的通知让我内心再次极度紧张,准确说还有一点小激动,这份激动和紧张也让我在当晚坚持到两点也毫无倦意。就这样,我毫无准备的参加了初选。

也许是他们的基础足够扎实,也许是我的运气足够好,我们意想不到的、有惊无险的通过了选拔赛,这也意味着另外两支队伍抱憾离开,在走出机房的那一刻,我第一次在大学体会到团队的作用,原来老师常说的“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”也会发生在我自己身上,没错我觉得我们就是臭皮匠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,这种感觉也许就称之为成就感。

满满老师得知我们进省赛之后,简直高兴坏了,周五本来是没课的,他赶了过来立刻给我们申请训练用的机房和设备,语重心长的拉着joker的手,说“我还想去山东玩一次。”原来平日里高冷的满满,其实内心也是有一点幽默的。从第二天开始,我们三个就整日待在一起。

在机房训练的日子了,让我压抑已久的内心得到了释放,我和小伙伴相处的很愉快,平日里我似乎是话很多的那种人,其实我觉得我内心是孤傲的,也不是和任何人都能做到无话不谈,在和joker和Knight相处这整整一个月,让我找到了我想要的感觉,平日里不想说的话,不敢做的事,在他们面前也展露无遗。我们给Joker取了一个别称——“梁老师”,专业知识的丰富并不是我们取这个名字的原因,他“教”会了我们很多男人应该要明白的东西,虽说是just for fun 但是真的很放松。渐渐地我发现和J&K相处的这种感觉让我产生了依赖,或者说是满足感,joker常说“生活本该如此”,我觉得这句话前还应该加上“大学”这个定语:早出晚归、三点一线、知识所带来的充盈感,it’s all.

2.友谊

就这样循环的生活,我们进行了20多天,只到赛前一周我们才开始“紧张”,过知识点、分工、重写客户端,在这短暂的几天中我们竟然做完了很多的任务。比赛前一天,我们才真正进入到状态,这个状态我称之为“a feeling of great enthusiasm and eagerness.”翻译过来就是“极大的热情和渴望的感觉。”

到了赛点的宾馆,我们的这种感觉达到了巅峰,晚上三个人熬夜奋战,为第二天的比赛做好准备,我们复习了我们想到的所有知识点,难的、简单的、熟悉的、不熟悉的。对于第二天比赛的可能我们做了多种假设,进行了分工,我们抱最大的希望,为最大的努力,做最坏的打算。

即使是这样,比赛毕竟是比赛,不按套路出牌,我们在拿到赛题的那一刻,才真正明白,我们之前所做的准备很大一部分是无劳的,赛题是要求完全重写一个项目,而不是实现某个功能。相处这个月下来,默契逐渐的也培养起来了,joker队长根据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进行分工,在比赛的240分钟里,我们一秒都没有闲下来,期间在几处我们也有小的分歧,但是努力的方向是一致的。我们尽力了,即使是功能没有实现到完美。

3.收获

二等奖,这就是结果,成绩不好不坏,满满其实对我们挺满意,但是我们其实内心是不甘的,我们觉得还可以更努力,梁老师积累和很多句子,其中有一句是:“人生不能后悔,只能遗憾,因为遗憾只是在感叹错过,后悔确是否定了自己曾经的选择。”这句话很适合形容这个情境,是的不后悔,但是有遗憾。正是这一点点所谓的遗憾也会让我对这段经历终身难忘。

 

最后,我想用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来结束这段经历,也想告诫自己,要敢想,敢做

Always believe that the wonderful things it’s about to happen.

(永远相信最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)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